黄昏之吻(二)

Woman in the interior- Juraj Collinásy 1959/1962

雨雾是一粒接着一粒,我在想,它们在空中会不会相撞,这样我就能藏起来。我想约她吃饭看电影走路逛花店,但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可言,我是不是只在期望一个屁股而已。我在书店里,眼光跑进一个女人,她像极了年轻时的比诺什,也像极了年轻时的伊莲娜,简单而且美好,不需要任何词语。在如此暗淡的天气,该女子着实不应该被我看见,手里的书早已失去了情节。虽然是个年轻人,我不知道把欲望归置在哪,但我知道不能把所有意义都置于欲望本身。冬末,风无叶可翻,水也无路可流,像这个有点陈旧的下午无处可去。

阅读全文

我是一头猪

在写论文的日子中,我成功朝一头猪逐渐进化,只是不太长肉,如果有主人养我,她应该不会开心。作为一头新猪,我还没准备好,不能去园林里四条腿乱跑,也不能安静得不动,猪忧郁起来,会有点奇怪。碰到同类,想必我也不大习惯,毕竟一抬猪头就是其他猪的屁眼。我宁愿多使使鼻子,习惯在土里呼吸,把头一直埋在土里,想想明白。直到一头母牛来找我麻烦,说那是她昨天的产物,她的主人还得用牛粪发电。

阅读全文

黄昏之吻(三)

巴黎的冬天是一部无味的电影,终于到达尾声,适合恋爱的雪天也不再有。公寓南边的树叶还没落尽,心升顾恋,再慢一点吧,北边的树头已经萌育出紫芽,心升绝望,某一天就会悄然开放,太快了吧。尝试开始喝酒,从日本的清酒米酒开始试起,酒不会让我有顾恋,也不会有绝望。脑袋的所有细胞都在跳动,欲要跳出脑壳。我感觉在湖底,重力只剩下一半,踩在云间,仿佛是个孩子,重新生长一次。

阅读全文

Array Logic

阅读全文

黄昏之吻

马尔克斯有《霍乱时期的爱情》,王小波有《革命时期的爱情》,朱天心有《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我甚至还瞥见过《二胎时期的爱情》。我多少有点怀疑这是在瞎取书名,或者这是作者三部曲的第二部,前面有一胎时期,后面还有三胎时期,若没有计划生育,若还能生殖,他可以一直写下去,有计划生育,当然还可以补上堕胎、节育结扎时期,而后潇洒停笔。写论文的时候,不可能有《论文时期的爱情》,如果有,论文题目就是《基于大数据的论文时期的爱情心理学研究》。

阅读全文

秋日闲语

其一、二零一七的这个秋天,仿佛是十九岁后的日子,一下跳进了二十,来不及惶恐,来不及憧憬,来不及等待,就像初夜后的早晨,来不及反应的疑惑和怀疑,站在艳阳之下,来不及定神,来不及定身,来不及思考怎么就不是处男了,之后就可以轻轻松松做男子汉了吗?还需要静坐修行吗?还需要背单词考GRE吗?以后写的程序会带有女人的香气吗?

阅读全文

二〇一七九月辑

我会自然得枯萎
黄昏将近的时候
再也融不进朝向你的风

昨日的梨花还是梨花

阅读全文

论两性(五)之喜忧参半

图:Jean-Léon Gérôme: Daphnis and Chloe

人心是混沌的宇宙投影,前人总结:“無善無惡为聖人,善多惡少为賢者,善少惡多为庸人,有惡無善为小人,有善無惡乃仙佛。”两个极端,圣人和仙佛,都不易遇见,多数是像《算命》里集贤者庸人小人于一身的历百程。倘若一个新娘在婚礼上说,愿意跟新郎结婚,原因是新郎样好心诚身体棒,而且无比高尚,高尚得仿佛天生的繁星,无凡人能及,新娘一定喝了两三杯酒,满嘴跑胡话。

阅读全文

风孕古堡 雪花成露

浪漫两字,往往与自由相与,与立新划约等号。没有自由和不确定的新奇,当然没有浪漫的发生。在德国南部小镇的暑期学校,看似没有一点浪漫可言。

每天,虽吃不一样的德国食物,听口音各异的牛端教授报告,在小镇的高中校园里,能踢球、游泳、下棋、台球,但看不到美人,发生不了故事,吃不到火锅,作息饭点固定,仿佛身处入大学时的军训和奥斯维辛集中营。组委会为了促进我们交流,干脆把网络断掉。一群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干对着电脑,没有网络,相当于皇帝突然没了小鸡鸡,看着后宫佳丽满窝,在那乱跑,身心荷尔蒙缭绕,只能握着蛋,干着急。

阅读全文

花面交相映

下午四点多,太阳开始主宰夏日空气和田野的命运,穿过火车的玻璃窗,烤着深色的一排排座椅。车子还未开动,乘客陆陆续续,从站台钻进车厢。有些远道而来,拿着票据,确认班次,询问略有些不耐烦或是受便秘折磨而表情愁苦的工作人员。笨重的行李也让他们脸面红赤,在骄阳下,渗出一股股汗,滚流至下巴周边,滴落在水泥地上,不一会儿,就消失了印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