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里来了位博士后,数学专业,闷骚指数很高,口味偏重,我们给他取了外号,数学家,平时也神出鬼没,基本见不到人。他在公司附近租了个房子,不知房子对面是鸡厂还是靠近村野的人家养了鸡,每天五点钟打鸣,导致数学家早上睡不好。我问数学家,什么时候可以给组里分享一次,他问我什么主题,我说任何主题都可以,跟你们数学相关的都可以,不相关的也可以。数学家说,好的,现在就可以跟你讲一个,一位数学家,有个癖好,只在日期是素数的那天跟他老婆行房,这样的话,月初可能吃力一点,但其实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