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经常晚上进停车库就找不到早上停的车子,就像我一下班回到家就不知道做啥,脑子里一片朦胧,手莫名其妙会突然破损和流血,所以得出不常理的事情时有发生,是人之常情,也是物之常情,因此我也就不再责怪家里的那台总是发神经的扫地机器人,也许是它开始翻我的书柜,开始读起哲学,哲学书读多了,就会陷入模糊,最好的方式是跳出来,把自己当上帝,才能保持清醒,仿佛自指问题中,不能代入本身。

我在漆黑灯光昏暗的车库走来走去,寻找我的车。我的车刚买了两年,我每次开着它就觉得可以一直开到海边,感受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从四面吹来,随行的姑娘在副驾,奶大腰细,皮白貌美,在海滩上赤脚奔跑。晚上我们躺在沙滩,看着夜空。或者把车开到月球,在月球上跟随行的姑娘来一场宇宙级的爱,算是最高级别的爱情表达了。不过,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找到它。

我在经过一辆红色轿车时,发现车子前窗未关,一个女人在里面摇着头,并且脱下了红色的衣服,里面是红色的乳罩。我是羡慕人家不怕冷的,至少脂肪足够多保证御寒的需要,我不行,少一件衣服就会感冒,衣服和外部温度必须保持稳定的线性关系,这两天上海的天气变化莫测,喉咙又痛了。我以为是她的车空调坏了,至少红色轿车看起来略显陈旧,周边还有一些剐蹭未修。

我走过时,瞥了一眼,发现她就是那位寄宿在别人梦里的四大拾梦客之一,红鱼。听说有时候会偷取和篡改人家的记忆,然后像一条鱼一样滑走,一般梦被偷走的人醒来并不能发觉有任何异样,反而精神倍增,因为晚上不会做梦,所以不会累。红色轿车主驾驶的位置放平了,躺着一个男人,已经睡着,而红鱼就在她旁边,只穿着内衣。如果把红鱼理解成清洁工人,再恰当不过,她们就是清理世人那些糟糕之梦的人。红鱼其实一开始不是红鱼,是绿色的,她变成红色是三年前她在我的梦里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在月球,看到我赤身裸体,估计是第一次见,把她吓了一跳。拾梦客一般心脏不太好,容易被吓到,受惊吓了就会不知所措。当时红鱼也是只穿了内衣,我们在月球上做起爱来。我们遥望远处的地球🌎,我知道此刻地球上也有很多在做爱的狗男女,红鱼说我们是最浪漫的一对,尽管在开始之前,红鱼半推半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