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开始褪色

先说说风。如果喜欢一个地方的风,不管是好是坏,也就大概率对土地心萌好感。北京的风是带沙带刀带拳脚的,沙有细有粗,刀有厚有薄,可能琼瑶《你是风儿我是沙》的灵感也是来自于此,风和沙是彼此要缠绵的恋人,而非互相厮杀的敌人。因为历经各种风,所以北京女孩比南方姑娘在地球上站得更稳当,身材也带有风的各类脾气,眼神舒服,因此,也颇易与她们相处,南方姑娘,总是秋窗绵雨夜,扑朔迷离的湿冷感,很难伺候。

Read More

并发程序的验证

Read More

说一说上海

前两年的上海,很难有机会看到澈碧透明的天空,灰雾蒙蒙的空气,仿佛生活在一碗薄薄的米粥之中。公园里锻炼的李大爷,本来眼神就不好,把近处的王大妈当做了自己的老伴,说怎么今天格外好看啊。目光在远处,很难越过一栋楼的楼顶,在榕树的另一边就渐渐灰暗了下去,。夜晚没有星空和宇宙,只有高楼的玻璃灯路边摊桌边摇摇晃晃的啤酒从不看红绿灯的电瓶车五彩斑斓的商店招牌。最近的上海,刚出门的秋风和河里的鲤鱼都开始悠闲了,偶尔大片大片的鳞云或者一碧如洗的蓝色铺在头顶。李大爷也没有把王大妈看成了自己的老伴,老伴在去年就去世了。

Read More

痛苦的几个瞬间

有那么一瞬间,你会想会回到古代,那时候社会、男人女人还没这么复杂和深奥不可捉摸,没有公积金、购房贷款、购车保险、项目申报、教育存款、感情维护、社会征信、签证检查、避孕手段、投资回报率、人情往来,傻傻的理发师理完一个傻傻的头后还在坚持着向傻傻的顾客多塞一张卡,嘴皮子越来越溜,刀法却不见其长……这个时代没有逃离,闭门关手机也算是修行了。

Read More

黄昏之吻(四)

DescansoErnest Ange Duez1891

我已经好多天没见到太阳,也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影子。虽然忘却是为了装下更远的生活,走下一段石板路,但零碎的记忆,总会在不经意间,仿佛一朵云,飘在你头顶,过一会儿,又消失了,像一阵风一样,滑过你衣赏角,判断着你的身形和味道。在恍惚之间,回过神来,已经十年又过去了。

Read More

覆盖准则

Read More

动态符号执行

Read More

LeetCode - 40

Problem description

Read More

里斯本的肖像

费尔南多·佩索阿在里斯本的天空上写着:“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暗夜是永久的,可以大到无限,可以小到没有,星辰是久远之前的星辰。出门之后,我在寓所门外,伫立,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当下即是糟糕,任何酒任何烟任何景色任何香吻都无法弥补莫名其妙的空缺,暑天长长的日头令人眩晕,没有角落会暗孕出一片风,没有人会在深夜过后的清晨说想你,大抵是繁忙,充斥在时间和往来肉体的每条缝。柳条,也不懂得勾引我了,是到中年了吧。又觉自己的生活无比丰美,当下即是未来,拔出傲剑,就有一道光,迈开腿,天就禁不住垂泪,任由冰雨在脸上无情得拍。外甥女无意间对我说,黑夜是最长的影子。才知晓孩子永远是最上等的诗人。

Read More

LeetCode - 39

Problem descrip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