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西北

一、东去

这座城市的门窗紧闭,在煮饭的在煮饭,在做爱的在做爱,在猜疑的在猜疑,在逗猫的在逗猫,一切井然有序,没有突如其来的干扰和意外如雷的波动。一到二十区还是那个样子,看似像个少女迷人得要命,但莫名其妙的味道仿佛是个腐朽的老人,带着花枝招展的虚妄,让你嗤之以鼻。夜晚的塞纳河迷迷糊糊,被下了迷魂药,埃菲尔铁塔硬硬得戳起要非礼她,梵高捧着一堆话,说没办法,没办法。

Read More

陈丹青:笑谈大先生

今天在鲁迅纪念馆讲话,心里紧张——老先生就住在隔壁,讲到一半,他要是走进来怎么办?其实,我非常巴望老先生真的会走进来,因为我知道,我们根本别想见到鲁迅先生了。

鲁迅先生被过度谈论了。其实在我们今天的社会尺度中,鲁迅是最不该被谈论的人。按照胡塞尔的定义:“一个好的怀疑主义者是个坏公民。”鲁迅的性格、脾气,不管哪个朝代,恐怕都是“坏公民”。好在今天对鲁迅感兴趣的年轻人,恐怕不多了吧?

Read More

云坡袅烟

又是农历新年,聚在一起,菜未上而酒先至,醉醒之后,抬头一看,已是二月,不知身在昨日还是在今朝,一切恍惚飘然。时间逼仄得放不进几页书或者一杯刚泡的龙井,爱情来不及慢煲细炖,孩子老不及造来不及养,忙忙忙,走走走。世界无情的转动,日子经不住几巡又彻底见底了。

Read More

Abstract Interpretation Notes

Read More

Symbolic Heap

Read More

Separation Logic

Read More

Shape analysis

Read More

论两性(六)之安全距离

最初始的憧憬,是跟一个女子距离可以是负的,最后的期望,是希望另一半在地球的另一面。

Read More

南浔南浔

南浔

对一个地方一个人越是熟悉,越是文字显得无力。

Read More

判定过程(基本概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