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Interpretation Notes

Read More

Symbolic Heap

Read More

Separation Logic

Read More

Shape analysis

Read More

论两性(六)之安全距离

最初始的憧憬,是跟一个女子距离可以是负的,最后的期望,是希望另一半在地球的另一面。

Read More

南浔南浔

南浔

对一个地方一个人越是熟悉,越是文字显得无力。

Read More

判定过程(基本概念)

Read More

问世间是否还会有张爱玲

“思琪呶了呶嘴唇,说下面高雄港好多船正入港,每一艘大鲸货轮前面都有一台小虾米领航船,一条条小船大船,各各排挤出V字形的浪花,整个高雄港就像是用熨斗来回烫一件蓝衣衫的样子。一时间,她们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点凄迷。成双成对,无限美德。”

“钱升生家有钱。八十几岁了,台湾经济起飞时一起飞上去的。有钱的程度是即使在这栋大楼里也有钱,是台湾人都听过他的名字。很晚才有了儿子,钱一维是刘怡婷和房思琪最喜欢在电梯里遇见的大哥哥。唤哥哥是潜意识的心计,一方面显示怡婷她们多想长大,一方面抬举钱一维的容貌。怡婷她们私下给邻居排名:李老师最高,深目蛾眉,状如愁胡,既文既博,亦玄亦史;钱哥哥第二,难得有道地的美国东部腔好听,又高,一把就可以抓下天空似的。有的人戴眼镜,仿佛是用镜片蒐集灰尘皮屑,有的人眼镜的银丝框却像勾引人趴上去的栅栏。有的人长得高,只给你一种揠苗助长之感,有的人就是风,是雨林。同龄的小孩进不去名单里,你要怎么给读幼狮文艺的人讲普鲁斯特呢?”

Read More

初始之名

万物诞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切都没有名字,森林就那么长着,云就那么飘着,天就那么亮着,仿佛并不在乎自身的存在。而后,它们被给了代号,只要文字中还没有可用的,新的就会被加入。而那些被人类用还未成熟的文字给予的最初名字,往往最附诗意,最带温柔,仿佛女孩出现的第一眼,仿佛夏天的第一夜,仿佛雀舌的第一泡。

Read More

雪之影(四)

巴黎的秋天很早就被寒冷挤开,屋里暖气还没来,坐一会儿就会直打哆嗦。 为了生存,不得不拿出厚大的棉衣,把自己包裹起来。我想起在年少时期写过的一首诗:

你的嘴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