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十月辑慢河萧

时间煮着塞纳河
落单的鱼
寻求一个轴心

颜色脱离大地

Read More

生来落花

诗句:“生小孩的同时,其实也在创造一桩本无的死亡。”这句话掺杂着本质的悲观影子。太理性的世界其实也不存在。我妈在家里的一个床上使劲生我的时候,我爷爷坐在隔壁的堂前,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前走过,朝我妈生我的屋子走去。我长大之后听了毛孔竖起,阴囊紧缩。我爷爷讲,在我出生之前他就知道我妈会生出一个男孩来,因为他看到的那个人影就是结结实实的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看见,又或许是想孙子想疯了,出现幻觉。如果存在前世,那从我爷爷眼前走过去的人,估计就是我的前世了。如果我爷爷还在世,记忆犹在,没准可以跟我说说,我与我的前世外形上是不是相似,是不是如我一表人才,玉树临风。

Read More

二〇一六八月辑半个红日

拿着牙刷把暗夜刷白
幻想乘着船飘出很远
蚊子叮咬
才适觉呆滞已久

左手一墙荒诞

Read More

荒林

月华铺城,小楼藏秋,一点一烟堪绕袖。一支烟的一生从被点燃,然后从起点忽快忽慢得到烟嘴,去得静悄悄,犹如昨天的日子。能进入人体内的东西,除了男性的生殖器,除了医生手里的镊子和刀,除了女人“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合适”那句话语,烟也算得一个。在吸嘬时催生,在皱眉时绽放,弥漫环绕在嘴里,跋涉过食道,侵入肺部,在胸膛区域像个小孩被放下地后四处乱窜,像高峰山上的融雪,四下蔓延,与依附之地交织。接着渴望地爬升,触碰,戏吻,抚摸,拥抱,融合,厮守,最后被吐出,分离,留下一丝可怜的余味和深刻的红色残温。就像你走后,空有你抓过的手的余温和记忆中的柔软。冯唐这个骚货说,最好的解药就是抱紧你。是,抱紧你,抱紧你。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抱紧你,抱紧你也会有恐惧袭来。怕上天嫉妒,我上面没有人,造化会捉弄人,捉住了你还要弄你,像一只顽皮的现代猫,捉弄老鼠,玩弄于手掌,变成十分变态的恶魔。完美的爱情,无暇的美貌,还未充分燃尽所有的情欲就被上天熄灭于一场无死角的大雨。凄冷,一两丝黑堆里冒出的白烟,蔓延到我的头发。第二周的周四晚,你在我面前抽了第二根烟,下嘴唇凸出,搭出一个缺口让被吐出的烟往上面冒。灯光透过你吐出的烟雾,打在你的胸线,很立体很到位很3D。之后是一嘴烟的沉静和注视。

Read More

二〇一六六月缉堕落的美感

一个意大利老女人
胸部下垂、臀部下坠
尾巴是一条堕落的美感

一个巴黎女人

Read More

二〇一六四月辑

雪跟你一样
不知道从何处来
我开心无比
雪跟你一样

Read More

二〇一六四月辑

她不再跟我一起下河游泳
她阿妈说她正在发育
我在河里浸透着发呆

长久陷入对一两行代码的构析中,会像一条狗,挂拉着舌尖,嘴里咬着脑袋,行走于街。

Read More

二〇一六三月辑风居住的街道

地铁和电车吞入一群人,消化不了,又一站一站得吐出来。她们都在一直寻找最对味的那个。彼此同情,在宿命间穿梭。

白水无味,添柠檬片,柠檬过酸,浮于杯面,酸意向下扩散,合成一体。愿情人如此。

基因设计的不完美,世间人类渴望成为可以被随意捏弄和彩绘的橡皮泥,能长的再长些,能软的再软点,能翘的再翘一个度,能白的再白点。耷拉在脸上的假睫毛,与地面平行而出的臀部,虚假持久的性爱时间。上帝气死。

Read More

三月辑

暗夜的两个手掌,一支卡农钢琴曲和一瓣鹿韭。性是无法持续长久的冲动,爱是恒久的一种表达方式和一纸证据。


Read More

杀虫记忆

我周围的一群生物学、医学女博士们,很早就走上杀戮的暗黑道路。养白兔,宰杀之,养白鼠,宰杀之,养果蝇,宰杀之,养各种东西,宰杀各种东西,有条有序,乐此不疲。穿着白长衣,拿着刀,跟妇人做菜一样,游刃有余,甚至比做菜还认真,还不苟,还逻辑,还充满好奇、兴趣和自信。要是她们处理感情能如此,世界将会恒久和平。血腥的事情,她们都干过,现在已经毫不畏惧和手软,不然也不能进阶到博士。没有你想不到的,只有她们有所保留不告诉你的。我从来不怀疑她们夜里切下正在熟睡的不忠男友的小鸡鸡,不会带着畏惧。所以我不会找个生物学的女生做女朋友,做老婆。这一点,我在成年之后就决定了,不然我会一直睡不着觉,即使我没有背着老婆不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