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两性(四)之牡丹花下

做科研的要耐得住寂寞,就像李寡妇看着一群群男子,要忍住口水,别弄得场面不雅和失控;爱情的恒久要忍耐,就像堤坝的结实程度其实并没有那么牢靠,所以婚姻要防蚁加固。然而,宏观的确定性,微观的不确定性,量子力学解释不清,无确定性存在与否不知晓,多态的特征,组成了万物的不可捉摸。思考无意义之物的过程是有意义之事,看花听雨拾梦等细小,有妙处也有微作用。微风鼓浪,山岵水浊,无数形而下的灰尘比少数形而上的抽象搬砖更有意思,更让艺术家们冲动和尝试。

Read More

二〇一七三月辑雨水不会跳舞

语言和文字,没有统一没有极限,到达极限只是作家们安慰自己的幻想。鹰击长空,鱼渡厚水,文学突破语言的局限,又在扩张语言的渗透之地,预知埋藏的不确定性猜想。写字的人经历磨练,增加敏感度,又要抵抗时间时常带来的厚茧。少时作品不能改,虽通灵不达,聒噪穿插,但自有喜感。

Read More

论两性(三)之焦糖眼泪

禽生兽死,鸟飞云走,自然之数,规则中又时常催生出乱七八糟弄脏双手的变化。武大郎勤勤恳恳,卖半辈子炊饼,站在阳谷县城的街道,碎步徘徊,落雪中迷茫和惆怅。最终懂得,做出人人都爱吃的炊饼重要,在家与潘氏卧榻,孕甜生蜜,造爱弄情,也同样重要。

Read More

沉醉的夜晚

床位天花板上的一块长方形大玻璃,已经把亮光放进了进来。我的床上方,就是这块长长的玻璃。昨夜入床后,我望着玻璃外,漆黑一片,偶尔飞过的飞机,闪着红和绿,画着虚线消失了。我在玻璃下,捕捉着外面的一切,渴望月亮移过来,然后被不经意发现。酒精开始起作用,脑部的每根神经都在跳动,眼皮沉重。几近入梦,两只鸽子飞了过来,由于是玻璃,脚滑,鸽子扑打了几下翅膀,于是我被惊醒。看着一只尝试爬到另一只身上,我知道它们准备在春风沉醉的夜晚做一次爱。月华如玉,是个好风景。生平见过阿猫阿狗野合,赵忠祥解说,这么近距离半米,隔着玻璃,还是第一次,如果是白天,我还能品味细节。我作为一种明白它们在干嘛的生物,诞生出某种变扭。如果我是一只鸽子,应该也会很快乐。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又不敢有太多的举动,破坏它们的气氛。玻璃打滑,两只鸽子进行得不怎么顺利,尝试了几次,母鸽不太愉快,拉了一泡屎,飞走了,公鸽也跟随,爪子按到母鸽的产物,玻璃于是添了一团不规则的黑,像一个国画男,拿笔生气得顿了纸面。我入睡前就是这么回事。

Read More

二〇一七二月辑雪的身躯

雪落在她的肩膀
融进了衣服
我的心也想这样

姐姐们都要结婚了

Read More

二〇一六十二月辑老板娘不在

莎乐美的肚脐眼
把日历变成了病例
让人看不懂起来

好久没听见妈妈的声音
上次

Read More

威尼斯日记

冬日五点多的威尼斯,我跟诺澜穿行在小巷窄路,赶往另一小岛,搭乘大巴去往机场。拐来拐去的街巷,跟徽州的石板路和北京胡同有些类似,亦是让海风走进迷宫迷了路,不易穿弄进来,继而扑在路人脸上。水巷穿行,我想起南浔的水乡,也是我少时居住的小镇。

Read More

大话停机问题

停机问题

Read More

大话P, NP, NPC

去他妈的定义

Read More

冒泡排序算法的验证

冒泡排序(Bubble Sort)是一种简单的排序算法。它重复地走访过要排序的数列,一次比较两个元素,如果他们的顺序错误就把他们交换过来。走访数列的工作是重复地进行直到没有再需要交换,也就是说该数列已经排序完成。这个算法的名字由来是因为越小的元素会经由交换慢慢“浮”到数列的顶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