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则语言(regular language)

有限自动机 finite automaton

Read More

论两性(二)之理想爱人

稻草人存在于田野的源泉来自于小鸟的恐惧内心和孩童的好奇欲望。是先有稻草人的安静存在还是先有小鸟的内在恐惧?又,先有鲜美滚烫的姑娘还是先有对鲜美滚烫姑娘的渴求?这是迭代之后必然会出现的惯性问题,无法回避、摆脱和抵抗,存在也不再是一个枯燥的令人头疼的概念。

Read More

霍尔逻辑(Hoare Logic)

Hoare Logic

Read More

程序安全百分百之 烦人的代码

【程序安全百分百】系列文章

第一章:笑傲代码江湖

TODO:

    Read More

    谓词逻辑(Predicate logic)

    命题逻辑中,只能可以表示这样的命题链接词:“非”,“与”,“或”,“如果…那么”。但是如果要表达“所有”,“全部”,“存在”,“只有”的概念,就需要或者命题逻辑。这篇文章将会介绍谓词逻辑 (predicate logic),或者称作一阶逻辑 (first-order logic)。谓词用来表示事物的性质,以及事物之间的关系,事物可以是确定的具体的客体,比如“小明”,比如“小明的桌子”,也可以是抽象的不确定的变体,比如“一个人”,“一张桌子”,因为是变体,我们不知道具体指的是哪个人哪张桌子。变体一般有一个取值范围,称作域domain,比如“在这个房间里的桌子”,域就被限制在“这个房间”。

    Read More

    命题逻辑(Propositional Logic)

    命题逻辑由命题和命题逻辑符号组成。每个命题都可以判断真假。

    1. 命题

    Read More

    表象载体

    装饰过的载体,注定了欲望和贪婪,是会不定期被其勾引。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在一堆精装书面前,在电子屏幕间隙,翻阅以遮眼,不佞读尽,但很快就能感受郁达夫买书的状态:“经济不充裕,想买的书不能买,所感到的痛苦,比肉体上的饥寒,还要难受。”

    Read More

    相视而笑

    一对对情侣,男的激素分泌不稳定,满脸痘,女的牛仔裤,妙龄当时,像两把锁,彼此挽扣,校园里,骄傲行走,踩着甜蜜之路。快秃顶的单身钱博士,看到如此风景,仰起头感叹,年轻真的是很好啊!我注意到,他的头发在仰头时又掉落了一根,但我没有跟他说,也附和着说,是啊,年轻真的很好啊,我没有仰起头。

    这些情侣,面对而坐,都弯下脖子,看着手中的手机,就像摆弄自己的器官。交流似乎亦可不存在,对视也缺失了浪漫情意,看不到情愫波动。在他们的爱情里,注入的,仅仅是一个眼前的外在存在,这种存在是偶然的,任何人皆可代替,谁都可以成为这个偶然。

    Read More

    世溷浊而莫余知

    倘若窗外是春天的烟雨蒙蒙,冬天的白雪纷落,夏天的夜晚凉风,秋天的色彩艳丽,穿戴一身上好的行头,出门大口吃酒,大手恋爱,滚滚红尘中潇洒,青春年少,真的是再好不过,属于阳光灿烂的日子。天时又地利,只差选择合适之地,进行人和了。可惜时为冬日,雾霾漫天,天昏地暗,不见红日,只能蒙头睡大觉,蜷居着喝杯盖碗茶,翻本书。想必那些婚后的新人,在屋里造娃都快没了心情吧。

    Read More

    这个世界的东西很多,而我需要的却很少

    初到一个地方,随意随心的人,落地便行走,着手作潮,直面滚滚红尘之琐事,积攒和处理江湖你来我往之恩怨,不急不躁,随遇而安,仿佛挂着的星星和月亮,从不恐惧黑暗的庞大。敏感操心的人,落地先四顾,小心翼翼地处事净身,一双筷子一只碗,不置办家具,不添置爱情,拒绝搭讪,生活看似饱满丰盈,没有任何缺口需要填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