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喜欢一个地方的风,不管是好是坏,也就大概率对土地心萌好感。北京的风是带沙带刀带拳脚的,沙有细有粗,刀有厚有薄,可能琼瑶《你是风儿我是沙》的灵感也是来自于此,风和沙是彼此要缠绵的恋人,而非互相厮杀的敌人。因为历经各种风,所以北京女孩比南方姑娘在地球上站得更稳当,身材也带有风的各类脾气,眼神舒服,因此,也颇易与她们相处,南方姑娘,总是秋窗绵雨夜,扑朔迷离的湿冷。

南浔毗邻太湖,又离海不远,台风是南方夏季的语言,沿海登陆后的凶猛,旋进南浔就迷失方向,于是变得温柔,像软软的棉花絮。南浔的风对人似乎是有记忆的,今天的风好像来自于昨日的童年,也可能是我脸皮甚厚得紧,风重风轻都是一个感觉。南浔的风也是能从左耳跑到右耳的,一进一出,就懂你的心思了,脑子进水后,风会犹豫,无能为力,绕个弯就走了。

爱丁堡的风跟南浔的风也许来自同一个夜晚,温温甜甜的,爱丁堡的风也是雨后铃兰。

未来对于生活在过去的人来说是一个贬义词,或者积极点说,是个没用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