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电影和文学作品,看完之后总是让人思绪万千,但同时,又从来找不到任何合适的方式表达积蓄的情感。我已经越来越不想去影院看电影了,男人快乐的方式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如今又少了一样。黑暗的环境,温暖的座椅,边上陌生女孩十分淡雅的香气,脑子里没有多余的细胞去思索她的性情编织她背后的荒原,总之,不到五分钟就在座椅上就颠了,睡死了,头就像一个延迟的不倒翁或者摆钟,一会倒在左边,一会倒在右边,加上轰鸣的音效,反而是一种类似白噪音的效果,睡半小时,仿佛睡了一整晚,模糊的意识中,冒出一些字:

城市的雨天
是塞满忧伤的枫树
想起你

这也可能是我每天只睡六小时的缘故,我把时间都放在工作和看似无聊的兴趣上,比如想象一簇红火落在晨露上,所以潜意识里缺觉。想起父亲在家,电视开着很大声,播新闻的主持人五年中换了不少,半杯茶,打起呼来,这个时候,电视不能关,不然会打破原有的睡意。所以,这也是自己已经滑入中年人道路的启示,三十很令人向往,我这个人,总是找不到开心的理由,加上年纪的魅力和不走样的身材,应该就是弄堂街巷里的楚留香,一天吃四顿,体重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别人说婚姻才是发福发胖的杀手锏,我觉得这里头没有半点逻辑可言。昨夜的梦里,回忆起几年前的梦境,并未在弗洛伊德的书里看到类似的解释,似乎不同时间的梦属于同一个世界里,有两个存储卡,存放着记忆,一个是白天真实的,一个是梦中虚幻的,但我还没找到一个方程式一个公式,连接成一个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