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电影和文学作品,看完之后总是让人思绪万千,但同时,又从来找不到任何合适的方式表达积蓄的情感。我已经越来越不想去影院看电影了,男人快乐的方式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如今又少了一样。黑暗的环境,温暖的座椅,边上陌生女孩十分淡雅的香气,脑子里没有多余的细胞去思索她的性情编织她背后的荒原,总之,不到五分钟就在座椅上就颠了,睡死了,头就像一个延迟的不倒翁或者摆钟,一会倒在左边,一会倒在右边,加上轰鸣的音效,反而是一种类似白噪音的效果,睡半小时,仿佛睡了一整晚,模糊的意识中,冒出一些字:

城市的雨天
是塞满忧伤的枫树
想起你

这也可能是我每天只睡六小时的缘故,我把时间都放在工作和看似无聊的兴趣上,比如想象一簇红火落在晨露上,所以潜意识里缺觉。想起父亲在家,电视开着很大声,播新闻的主持人五年中换了不少,半杯茶,打起呼来,这个时候,电视不能关,不然会打破原有的睡意。所以,这也是自己已经滑入中年人道路的启示,三十很令人向往,我这个人,总是找不到开心的理由,加上年纪的魅力和不走样的身材,应该就是弄堂街巷里的楚留香,一天吃四顿,体重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别人说婚姻才是发福发胖的杀手锏,我觉得这里头没有半点逻辑可言。昨夜的梦里,回忆起几年前的梦境,并未在弗洛伊德的书里看到类似的解释,似乎不同时间的梦属于同一个世界里,有两个存储卡,存放着记忆,一个是白天真实的,一个是梦中虚幻的,但我还没找到一个方程式一个公式,连接成一个共同体。

天还没黑透,淡红的天是因为无数下班的车灯,加上很重的雾气,仿佛活在蒸笼里,所有人都逃不出去。
高楼开始亮起后显现出傲慢的轮廓和俗里俗气的广告,眼睛还得继续疲劳着,黑夜还能装得下什么装得下几个梦。一群野猫,发育良好,趁着冬天还没彻底来临互相拥抱和取暖,叫声在林间楼间跌宕起伏和传递,打扰着公寓里写论文的女博士、生物楼里脸上还有两粒痘的拿着试管的男博士,不知道那叫声是糟心的痛苦还是令其他异类艳羡的享受。我觉得爱情是痛苦的,不管是人类还是阿猫阿狗阿熊,因为我觉得生命都是痛苦的。

厨师坐在食堂后的台阶上,右手里的烟还有三分之一,手机的反光打着他的脸,额头还有一些油汗。

我看见你走来,是想象力的作用,肉体本身是单向的,害怕破碎和毁灭,精神嫁接于肉体,脱离不了想要排斥的固有的规律,即使精神可以超越安顿身躯的目的,君子因此第一畏天命,畏无形的主宰。你在冬天带来的吻,不是欢喜的习惯。是情感的驱使,带着一点晨露,再次开出花。

优秀的电影和文学作品,看完之后总是让人思绪万千,仿佛是对过往的时间的一种乡愁,但同时,又找不到途径表达,在都市中,无眼耳鼻舌身意都是空。我已经越来越不想去影院看电影了,男人快乐的方式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如今又少了一样。黑暗的环境,温暖的座椅,边上陌生女孩十分淡雅的香气,脑子里没有多余的细胞去思索她的性情编织她背后的荒原,总之,不到五分钟就在座椅上就颠了,睡死了,头就像一个延迟的不倒翁或者摆钟,一会倒在左边,一会在右边,加上轰鸣的音效,反而是一种类似白噪音的效果,睡半小时,仿佛睡了一整晚,模糊的意识中,冒出一些字:

城市的雨天
是塞满忧伤的枫树
想起你

这也可能是我每天只睡六小时的缘故,我把时间都放在工作和看似无聊的兴趣上,比如想象一簇红火落在晨露,因此身体是缺觉的状态。想起父亲在家,电视开着很大声,播新闻的主持人五年中换了不少,半杯茶,打起呼来,这个时候,电视不能关,不然会打破原有的睡意。这应该也是自己已经滑入中年人道路的启示,三十很令人向往,我这个人,总是找不到开心的理由,加上年纪的魅力和不走样的身材,应该就是弄堂街巷里的楚留香,一天吃四顿,体重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别人说婚姻才是发福发胖的杀手锏,我觉得这里头没有半点逻辑可言。昨夜的梦里,回忆起几年前的梦境,并未在弗洛伊德的书里看到类似的解释,似乎不同时间的梦属于同一个世界里,有两个存储卡,存放着记忆,一个是白天真实的,一个是梦中虚幻的,但我还没找到一个方程式一个公式,连接成一个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