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ansoErnest Ange Duez1891

我已经好多天没见到太阳,也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影子。虽然忘却是为了装下更远的生活,走下一段石板路,但零碎的记忆,总会在不经意间,像一朵云一样,飘在你头顶,过一会儿,又消失了,像一阵风一样,滑过衣赏角,判断着你的身形和味道。在恍惚之间,回过神来,已经十年又过去了。

熟悉一个屋子的洗澡水,才算是一个房间的主人。梅子从来没把喷头调到理想的温度过,不是被冻死,就是被烫死,我在客厅外听到她一声声惨叫。因此梅子拒绝做屋子的主人,她还说,如果我再修不好,她就选择一个雨天离开。我不是个水道工,而是个研究逻辑的学者,这想必是梅子离开的原因,但这肯定不合乎逻辑,毕竟梅子喜欢的人不一定是水道工。水道工的老婆是幸福的,因为有最舒适的洗澡水可以用。逻辑学者其实一点优势也没有,因为没有女人喜欢逻辑和讲道理。说到这,我应该去当个水道工,而不是研究逻辑,当然,我所说的都是真理,每一句也都是谎言。